当前位置:首页 > 米乐6平台 > 公司新闻

中创新航硬刚宁德时代

发布时间:2022-10-05 04:41:11 来源:米乐6 作者:米乐6首页

  身陷与宁德时代专利纠纷的中创新航,在距离上市还有一步之遥时,选择了公开硬刚。

  “(宁德时代)说提高赔偿额,让大家误认为专利的价值很高,但其实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经过司法程序,还没有法院最后的判决。”中创新航知识产权部负责人吴迪在9月16日举办的媒体沟通会上表示。

  作为行业中的一匹黑马,中创新航市场占有率上涨迅速,从2018年国内动力电池装机量排名第九名,上升至2021年的第三名。同时,因为从宁德时代“虎口夺食”受到广泛关注,长安、广汽、小鹏汽车等陆续将其扶持为第二供应商。

  而其与宁德时代的纠纷或许将延续至上市。据港交所文件披露,中创新航近日已经通过上市聆讯,有望成为港股第一家动力电池制造商、今年最大交易之一。据报道,中创新航启动预路演,至多募集20亿美元,但公司尚未披露具体金额。

  但同时中创新航也需要承担更大的风险。2021年,中创新航才实现1.12亿元盈利,前两年则分别亏损1.56亿元、0.18亿元。2021年,中创新航毛利率为5.5%,宁德电池业务毛利率则是22%。另外,客户集中度较高,2021年,由最大客户广汽带来的收入占比为51.9%。

  “目前我们的产能还不足,这个阶段是大量投入的时候。”中创新航副总裁王小强在沟通会上表示,相信随着规模化效应的实现,“一定是盈利最好的那一家”。

  中创新航曾经是锂电行业龙头。2009年,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和中国空空导弹研究院共同投资,吸收合并了洛阳天空能源公司,成立中航锂电(中航锂电2022年3月改名中创新航,以下都用“中创新航”)。这一年,国家四部委共同启动“十城千辆”工程,以公交车、出租车为主推广新能源汽车。中创新航确定磷酸铁锂电池为主要发展方向,大力开拓商用车市场,逐渐成为动力电池龙头。

  变化发生在2016年,国家的扶持政策首次将电池系统能量密度纳入考核标准,高能量密度、长续航里程是补贴重点,三元电池享受到政策优惠。中创新航的磷酸铁锂电池没有享受到政策红利,面临客户流失、亏损扩大的局面。

  这是她第二次临危受命。2013年,刘静瑜受命担任中航工业旗下深圳天马微电子股份有限公司董事、总经理,公司主营液晶显示器(LCD)及液晶显示模块(LCM)。刘上任10个月,天马微电子扭亏为盈,跻身显示行业的第一梯队。

  王小强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刘静瑜在“缺芯少屏”的年代,带领中国面板产业走向世界。经历这一轮产业竞争后,刘静瑜深知如何制定战略,并把控风险,进行中创新航的战略调整是驾轻就熟的。

  刘静瑜出任中创新航董事长后,首先在公司架构上向市场化方向调整。2019年7月,公司进行重组。2019年8月至2021年11月,公司完成数次增资,引入新股东和投资者,包括小米长江产业基金、广汽资本、红杉资本等。2021年10月,中创新航最终改制成为一家股份有限公司。

  其次在业务方向上,实施战略、市场、产品和客户四大转型。从以磷酸铁锂为主转向三元锂为主,确定以高压三元电池为主要产品。另外,从以商用车为主,转向以乘用车为主,第一年,制定“聚焦乘用车”的战略,侧重于乘用车市场;第二年“重返商用车”,将乘用车商用车产品平台拉通。

  陈晓宇用“去繁为简”形容刘静瑜的风格:站在全球市场,思考公司每一阶段需要重视哪些资源。在客户拓展上做减法,一年主攻一个关键客户。同时,刘静瑜工作非常拼,基本连轴转,经常凌晨还在工作,平常走路也是“小步快跑”,能从谈话中感受到她的干劲与魄力,有感染力。中创新航团队对时间节点的把握非常精准,在投资的每一个环节,承诺完成的事从不会拖延,节奏紧凑。

  战略调整效果明显,中创新航与宁德时代的竞争也逐渐白热化。2019年,中创新航首先在长安汽车的电池装机量上超过宁德时代。据《财经》杂志统计,2019年长安汽车使用中创新航和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的数量分别为0.785GWh和0.592GWh。

  2021年7月,宁德时代正式起诉中创新航专利侵权,涉嫌侵权范围覆盖其全系产品,侵权的电池相关专利共计五项,涉及正极极片及电池、防爆装置等技术。此后,中航锂电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交了涉诉专利的无效宣告请求。

  一年过去,有媒体报道称,中创新航提出的5件专利无效请求其中3件被主动撤回,另外2件被判全部或部分有效。

  对此吴迪在此次媒体沟通会上回应,“无效”撤回目前只是一个行政决定,并非法院的判决,中创新航已经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交了行政诉讼,“说中创新航已经败诉完全是外界的误读”。

  吴迪强调,中创新航的知识产权工作和公司经营是深度绑定的,一方面通过知识产权来保护公司的创新,另一方面不遗余力地开展防控工作,保障公司业务安全。

  “专利侵权诉讼是商业竞争活动中的常用手段,获取赔偿金只是一个很小的理由,更多的是期望对竞争对手的商业经营活动造成更大的影响。”吴迪表示,对该案的未来走向“充满信心”。

  中创新航和宁德时代的专利案并没有实质上影响到公司的上市进程,但确实引发了部分合作方的担忧。比如,尽管中创新航是少有的市占率高且没上市的动力电池公司,在IPO之前的融资里受到追捧,份额并不容易拿到,但有行业人士表示,来自宁德时代的诉讼还是“劝退”了部分投资机构。因为担心会影响中创新航上市,有些机构做出了不投或少投的决定。不过,更多的投资者依然选择了投资,相信诉讼不会实质影响到主营业务和产品突破。

  在此次媒体沟通会上,中创新航传递出一种和宁德时代“硬刚到底”的态度。除了详尽阐述公司在知识产权方面扎实的工作,还邀请合作方、中策知识产权研究院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张驰讲述了两起专利案。

  一个专利案对中国动力电池的发展起了决定性作用。1995年,美国德州大学的古迪纳夫教授发现了磷酸铁锂,此后,将该技术授权给了加拿大最大的电力公司魁北克水电。2003年,魁北克水电向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了一个专利,其权利要求几乎覆盖了磷酸铁锂电池的所有制造技术。中国电池公司需要一次性缴纳1000万美元专利入门费,或每使用一吨磷酸铁锂,就缴纳2500美元授权费。2010年,中国电池工业协会提出专利无效请求。一年后,国家专利复审委员会宣布专利无效。中国动力电池公司的发展道路被扫清障碍。

  另一个发生在韩国电动电池制造商SK和LG之间。LG声称SK侵占其商业机密,2021年3月,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(ITC)认定SK侵犯LG商业秘密的事实成立,据此禁止SK今后10年向美国出口相关产品。倘若禁令生效,采用SK电池的福特和大众都将受到影响。最终双方达成18亿美元和解协议,SK电池得以避免遭受为期10年的美国进口禁令,相关车企的生产计划也如期进行。

  张驰最后总结,“专利制度的初心和本质是创新,而不是垄断”,“今天的竞争不是一两家公司竞争”,“要考虑到产业健康有序的发展”。

  尽管头部公司依然优势明显,但在国内市场,中创新航也正在逐渐拉近与宁德时代的距离。

  根据中国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的数据,2022年上半年,宁德时代在国内市场的市占率是47.67%,排名第三的中创新航为7.58%。而在2021年全年,两者这一数据分别是52.1%和5.9%,今年差距有所缩小。

  根据招股书,2019~2021年,中创新航动力电池的平均售价分别是0.87元/Wh、0.64元/Wh和0.65元/Wh。根据东吴证券的预测,宁德时代2021年动力电池均价则是0.89元/Wh,同比下降12%,主要由于铁锂电池占比提升。

  对此王小强表示,目前中创新航还在投入期,目前仍旧产能不足。从过去的指标上来看,中创新航毛利率在上涨,并且上升得很快。中创新航“以一款产品杀进全国前三”,运营时考虑到了很多(提高毛利率的)相关因素。相信随着规模化效应的实现,以公司的运营能力和现在的趋势,会成为“盈利最好的那一家”。

  但从公开数据看,2019年至2021年,中创新航毛利率分别为4.8%、13.63%和5.5%。中创新航相关负责人向《中国企业家》表示,去年毛利率下降受上游原材料价格波动影响,今年一季度公司毛利率逆势上涨,相比去年增长30%,后续几个季度会更高。

  对比其他已经上市的电池公司数据,今年一季度,宁德时代、国轩高科、欣旺达、亿纬锂能的公司毛利率均呈下滑趋势,二季度,除国轩高科外,另外三家公司二季度毛利率均环比上涨。

  另外,在市场拓展初期,中创新航通过撬动主要客户来抢占市场,这也让其面临客户相对集中的问题。2019~2021年,中创新航来自前五大客户的收入占比分别是80.7%、83.2%和82.9%。其中,来自第一大客户广汽的收入占比分别达39.6%、55.1%和51.9%。

  中创新航也公布了产能军备赛的目标:到2025年,规划产能为500GWh。宁德时代、蜂巢能源和欣旺达则分别是1000GWh、600GWh和500GWh。

  但要进一步缩小跟宁德时代的差距,中创新航要面临的真正考验或许不是产能规模,而是在技术创新方面的能力。

  根据招股书,从2019~2021年,中创新航的研发费用逐年提升,分别为1.36亿元、2.02亿元及2.85亿元。高压化、高锰化、固态化和无钴化是中创新航的研发方向,在8月底举办的2022世界新能源汽车大会上,中创新航发布了OS高锰铁锂电池,称有更高的能量密度和更高的空间利用率。王小强介绍,目前该电池1.0版(于2020年8月发布)已经正式下线,可能会在明年一季度全面量产,半固态及全固态锂硫电池也在布局中。

  不过陈晓宇认为,当前头部公司和其追赶者间的技术差距在缩小,因为基于锂电现有体系的技术迭代在减缓。谁能占领下一个技术创新的高地,谁才能引领未来。